本是春暖阳,何苦惹秋霜?空余一腔泪,笑对满心伤。

忆那时年华,

谁解相思,谁种桃花?

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

现如今,相顾无言,明眸笑意,

恰如初时见他。

评论
热度(5)

© 阿弦会闪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