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是春暖阳,何苦惹秋霜?空余一腔泪,笑对满心伤。

我是真的喜欢那迷雾森林,突然想起过去一年的无尽的孤寂中,就画了这两幅老虎。画者如果不送人,不出售,一般是不装裱的,费时费力。因为不装裱,不喜欢了还可以改,再不喜欢了还能撕了重画,于是反反复复后剩下这两幅,可以说每一笔每一划都是心血,都是心意。虎,百兽之王者,胸怀天下。任何时候都是威风凛凛,冷静内敛,优雅从容。可谁又看到了它眼底的伤痛,和独自疗伤的倔强?哎!如果是你,你喜欢哪只?

评论(2)
热度(5)

© 阿弦会闪光 | Powered by LOFTER